·

 

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·(完)

- 前方狗血,作战人员撤离 狗血到自己都没眼看

00

野花的味道很香
他带来的蝉鸣每个夏季还在响

01

在他的家乡,夏天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又潮又热,降临只需一瞬间。

王源躺在院子里的树荫下,汗液从脖颈处滑下,又被似有似无的风一吹变得粘粘的。

父母开了一个家庭旅馆,地方不大,都是祖上留下的基业。前面三间盖了二层小楼用来做生意,后面的一层是自家住。他们这个地方勉强算得上城乡结合部,街上的邻里关系和睦,相比较其他地方更加有些年代感。近些年才慢慢开始发展起来,离他家不远处就有好几个施工点,每次半夜王源都不得好眠,因此怨恨颇为深重。平日里也没几个客人来,父亲就另谋了份职业,王源没事的时候就守在家里看店,日子也算过得去...

人天生都根本不可以爱死身边的一个
无奈你最能刺激到我 凡事也治到我

我们是彼此的超级英雄

南滨路很美,希望一起一直走下去。

敬亭山(完)

敬亭山

访谈


相看两不厌,唯有敬亭山。


“来,两人靠近一点,别太拘束,只一个访谈啦。”

镜头中阳光分割出两个人的身影,穿着同一系列的西装,规规矩矩打起领带,刘海轻轻趴在额头,让人想起“岁月静好”的字样来。

“咳,” 稍高些的男人清了清嗓子,拉起嘴角,“hello,大家好,我是队长,王俊凯。”

旁边的男人忍俊不禁,嘴里嘟囔了句,还是这么官方。结果被另一个丢了一记眼刀才收起揶揄的表情,看着镜头说:“大家好,我是王源。他的队友。” 队友两个字还偏偏重读,又扬起眉毛,笑呵呵道“也是他的现任对象。” ...

日光鼎盛(完)

日光鼎盛(生贺)

伪民国真架空


 零

 记忆里,每次当我回到北平,爷爷总会站在村口的大槐树下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目光很散,远远瞧见我的身影,笑容便从嘴角里露出来。

他的性子温吞,素来不与人有口舌之争。我却没能学到半点,母亲总是说我,又急又急,没个女孩样儿。可那又怎样,我最不喜欢安静的呆着。

偶有安静的时候,就是我与爷爷一同在大树下乘凉。

童年印象里,爷爷总是牵着我的手,让我拿着蒲扇。他的手掌很大,手心很软。我听邻居讲过,那手是握笔杆子的,于是心里愈发得意,缠着爷爷讲他过去的故事。彼时,他总会轻轻咳一声,摇摇头对我说,“都是陈事了,不足为提。”...

© · | Powered by LOFTER